全国定制热线4006-987-163

欢迎来到盛风苏扇网! 收藏盛风|新闻资讯|在线留言|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盛风新闻中心 » 扇子资讯 » 行业资讯 » 汉代诗中团扇的文化意蕴

汉代诗中团扇的文化意蕴

文章出处:   责任编辑: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05 13:15:00    点击数:-   【

团扇又称为宫扇。团扇进入诗歌中成为文学意象,始于西汉成帝嫔妃班婕妤的<怨歌行>。

关于团扇的诗词有哪些西汉成帝嫔妃班婕好《怨歌行》日:鲜沽如霜雪。裁为合欢扇,团团似明月。出入君怀袖,动摇微风发。常恐秋节至,凉飙夺炎热。弃捐箧笥中,恩情中道绝。"据《汉书外戚传》记载,班婕妤是左曹越骑校尉班况之女,汉成帝初即位时选入宫,开始担任少使,没过多久大得成帝宠幸,被封为婕妤。后来赵飞燕姐妹入宫独擅帝宠,班婕妤"恐久见危",自请退居长信宫侍奉太后。此诗托物寄情,委婉地抒写了红颜薄命女子终遭遗弃的悲惨命运和满腹怨情。团扇形如满月,色如霜雪,质地精美,实乃借以喻自己品质高洁、容颜秀丽,同时也象征着诗人对团圆的向往。夏日溽暑难耐,团扇常被人们带在身边以驱暑,正如同诗人初入宫时蒙君王宠爱而形影相随。然而,炎热的夏季不能常驻,其青春美貌也会随时光消逝。秋季凉风渐起,失去了用处的团扇就被弃置箱中无人问津。正如同诗人失宠而被遗弃,从此幽居冷宫。

20161128172539_6562

此诗最早见于《昭明文选》,徐陵<玉台新咏>亦收录郭茂倩《乐府诗集》载入《相和歌辞楚调曲>。《玉台新咏怨歌行》序云:"昔汉成帝班婕妤失宠,供养于长信宫,乃作赋自伤,并为怨诗,而且《文选》李善注又引《歌录》曰:"《怨歌行》,古辞。然言古者有此曲,而班婕妤拟之。"帅‘为’删故历代均有人疑其非班婕妤所作。除上述两条证据外。论者大多从五言诗的起源与发展状况来推测其时不能产生如<怨歌行>这样较为成熟的五言诗。客观而言,这些都不能视为确证。

刘勰<文心雕龙明诗)云:"孝武爱文,柏梁列韵。严马之徒,属辞无方。至成帝品录,三百余篇,辞人遗翰,莫见五言,所以李陵班婕妤,见疑于后代也。"此语自来即多误解,后人以此作为伪托之据,实在是断章取义,没能整体观照刘勰这段话的涵义。刘勰紧接此段说:"按《召南行露》,始肇半章;孺子《沧浪》,亦有全曲;《暇豫》优歌,远见春秋;<邪径》童谣,近在成世;阅时取证,则五言久矣。"这里,刘勰只是对李陵班婕妤。见疑于后代"的原因加以推测,"按"之后才是刘勰的观点,其表达十分明确。刘勰认为,从《诗经》到汉成帝时代都有五言流传,历史已经很久了。很明显,刘勰肯定至迟在西汉成帝时已有五言诗,而这也正是班婕妤所处的时代。

钟嵘亦十分肯定班婕好的诗才,在《诗品》中把她列入上品。其序云:"自王杨枚马之徒,辞赋竞爽,而吟咏靡闻。"从李都尉迄班婕好,将百年间,。有妇人焉,一人而已。"并给此诗以很高的评价:"《团扇》短章,辞旨清捷,怨深文绮,得匹妇之致。侏儒一节,可以知其工矣。钟嵘《诗品》所收录女作家仅四位,唯独班婕好列居上品,而在品评其他三位即徐淑、鲍令晖、韩兰英时都以班婕妤作为参照。评徐淑时云:"二汉为五言者,不过数家,而妇人居二。徐淑叙别之作,亚于团扇矣。评鲍令晖、韩兰英云:“借使二媛生于上叶,则“玉阶之赋”,朱据多也。可见钟嵘对班婕妤的推重。

此外,《文心雕龙》、《诗品》序均以李凌、班婕妤连称。钟嵘认为,班婕好源出于李陵,评班婕好诗“辞旨清婕,怨深文倚,与评李凌“文多凄创,怨者之流”想符合,李、班连称实因二人诗同叙怨情。揣摩刘勰所云“所以李陵、班婕妤见疑于后代”之语气,刘勰此语应有所本。今所见在刘勰之前最早怀疑李陵诗真伪的是颜延之,颜延之云:“逮李凌众做,总杂不类,元是假托,非尽陵制。至其善篇,有足悲者。”刘勰语应本于此,但颜氏此语并未涉及到班婕妤。所以,刘勰。李陵、班婕妤见疑于后代”一语并不是真正怀疑李班二人诗作的真伪,而是要借以引出五言诗的起源问题。所以,今人的苏李诗文为伪托之论不能施之于班婕妤《怨歌行》,而应分别讨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如果您对团扇感兴趣,请点击联系我们的在线客服,或致电17768011578

了解盛风苏扇最新动态请扫码关注我们

xiao

此文关键字:团扇文化 团扇诗词